“絣染”——黎族筒裙上的古老工藝

2020-06-15 08:36   來源: 海南日報


一位黎族美孚方言阿婆在扎線。楊麗 攝

  2006年11月,兩位來自美國的紡織學專家訪問黎族美孚方言的婦女。 海南日報記者 陳耿 攝

  美孚黎錦傳承人符拜馬丁在東方市“文化和自然遺產日”活動中展出的部分代表作。 海南日報記者 陳耿 攝

  6月13日是我國第15個“文化和自然遺產日”。當天下午,“東方黎族傳統工藝工作站”在東方市東河鎮黎錦大樓揭牌,海南省旅文廳、中央民族大學、江南大學、湖南懷化學院、廈門大學、貴州師范大學、海南熱帶海洋學院和海南省民族博物館等單位的專家、來賓見證了工作站的成立。嘉賓們還參觀了該市舉辦的少數民族手工藝品展銷會、黎族織錦技藝比賽,并出席了傳統工藝學術研討會。

  島內外的專家、學者們對東方市黎族美孚方言區的織錦工藝,尤其是“絣染”技藝贊不絕口,嘆為觀止。

  何為“絣染”?其工藝價值或核心技術是什么?掌握這一技藝的人群主要分布在哪里?它的傳承現狀如何?

  成竹在胸

  挑戰織娘腦力和經驗

  曾幾何時,在九龍山下、昌化江畔,哼著黎家美孚小調“歐歐調”,踞坐在村口的大樹下、草席上,一寸寸地織造黎錦,吸引三兩孩童過來圍觀、問詢、學習,是東方市東河鎮黎族織娘們頗為愜意的閑暇時光?,F在,她們當中的佼佼者,從國家級和省級傳承人到市級傳承人,都被聘請到市里的文化館或鎮上的黎錦大樓或中小學校,展示、交流和傳授織造技藝。

  符拜馬丁,這位東河鎮西方村65歲的黎族大媽是一位省級傳承人,是當地鮮有的能熟練掌握全套黎錦織造工藝的織娘之一。她曾經沒有自己的正式名字,后來戶籍登記和辦身份證時,才根據其日常稱謂意譯出來——她有一個兒子叫“符馬丁”,“拜”是黎語美孚方言“母親”的意思,“符拜馬丁”意為“符馬丁的媽媽”。符拜馬丁目不識丁,卻能將所看到的包括文字在內的各種圖形染織出來。她現在每周一、四下午都到東方大田中學培訓黎錦技藝,其余時間都在文化館的黎錦傳習所上班,周五下午才回家。

  如同黎族潤方言區的雙面繡一樣,美孚方言的絣染技藝運用得最為廣泛,工藝精美,圖案復雜。與其他方言支系“紡-染-織-繡”的工序不同,美孚黎錦是按“紡-絣-染-織”的順序進行(“繡”的工藝并非主流,很少出現),即在正式染色和織造之前,圖案在“絣”這一環節,織娘們就構思和構成了。其難度之大,可想而知,沒有超強的記憶力、豐富的想象力和實踐經歷,無法做到。

  據現場觀察和文獻記錄,可以大體理出美孚“絣染”的操作過程:將紡好的線首尾固定在一個長約160cm、寬約50cm的木架上,作為經線;再用有色的短線在經線上打結,絣成各種花紋、圖案或文字;然后取下線排,浸入染缸著色,曬干后摘除之前的棉結,未被染色的部位仍保留棉線的本色,以反白的效果隱隱約約顯出花紋和圖案;最后,在其上織上緯線(顏色根據需要),一件做工精致的藝術品就誕生了。

  絣染也叫“扎染”,古代稱之為“絞纈染”,這一工藝歷史悠久,新疆吐魯番出土的東晉至唐代的絲絹、棉織品,就運用了這種染色方法。

  正因為織錦又艱難又費時,符拜馬丁的女兒寧可出去打工,也不愿學習母親的手藝,好在她的3個孫子、孫女興趣濃厚,只要奶奶在家,他們都會如影隨形,無需耳提面命,只是耳濡目染,日積月累之下,小朋友們已習得不少基礎技能。

  繁簡之間

  筒裙頭巾盡顯獨特魅力

  絣染后織就的美孚黎錦,一般用于筒裙和頭巾制作。

  美孚婦女華麗而不失莊重的服飾,通過19、20世紀西方旅行家、探險者和文化人的傳播,最近30年來又吸引了不少歐美、日韓等國的專家、學者前來調查、研究。

  黎錦的絣染工藝在當代也被國內行家重新認識和關注。2000年前后,南京大學徐藝乙教授來海南調研,發現黎錦也有絣染工藝,與其在日本留學期間看到的日本絣染工藝很相近,于是進行了相關學術考察和研究?! 徔楊I域的專家研究、考證,絣染工藝從紡織科學看,是一種扎經染色工藝,是一種非常古老的印染和織造相結合的紡織工藝,今天的新疆至中亞五國絲綢之路一線,流傳千年的一種紡織品“艾德萊斯綢”,其工藝與絣染可以說是同根同源的。

  2006年11月,海南大學周偉民、唐玲玲教授曾陪同兩位美國紡織博物館的專家深入海南島中、西部黎族聚居地調研,其中就有東方的美孚方言區之一——東河鎮。

  海南省民族研究所所長黃友賢研究發現,黎錦的魅力主要體現在筒裙上,其中美孚方言婦女服飾款式基本一致,上裝是黑色或深藍色對襟、沒有紐扣的上衣,下裝則是以絣染錦工藝為主的長筒裙。筒裙自上而下由“裙下”(其他方言稱“裙頭”)“裙二”“裙眼”“裙花”“裙頭”(其他黎族方言區稱為“裙尾”)五幅織錦組成。

  黃友賢說,美孚方言區婦女還喜歡纏戴頭巾。她們的頭巾有兩種,一種是深藍底、兩端織花(或繡漢字)的帶穗頭巾;另一種頭巾布料黑白相間或藍黑相間,簡約大方,十分耐看。

  然而,由于種種主觀和客觀因素,目前懂得絣染的美孚黎族女性越來越少,掌握一整套黎錦織造工藝者更是少之又少。

  東方市文化館調查發現,美孚方言支系分布在海南第二大河昌化江的中下游地區,大部分居住在該市的5個少數民族鄉鎮,其中東河鎮人數最多,全市的各級黎錦傳承人共有41位,東河就有33位。此外,與東方交界的昌江叉河鎮、王下鄉和樂東尖峰鎮也有分布。

  “東河鎮是美孚方言黎族同胞的主要聚居地,這也是我們將黎族傳統工藝工作站設在這里的決定性考量因素?!惫ぷ髡菊鹃L、江南大學設計學院教授張毅告訴記者,“另外,當地還有黎族哈方言和杞方言聚落,有露天燒陶、藤編、竹編和渡水葫蘆等傳統工藝和文化現象,都值得我們深入挖掘、研究?!保ㄎ腬海南日報記者 陳耿 通訊員 楊麗)

[責任編輯: 王雯君 ]
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81126114319
佳永配资